转载 | 高考改革在路上——浙江高考改革回眸

发布者:台州一中         时间:2016-01-18

    我省于2014年发布了高考招生综合改革试点方案。作为全国高考改革的先驱,浙江聚焦了全国的目光。浙江高考改革经历了哪些探索?主要措施是什么?如何提升科学选才水平?如何保证教育公平?如何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怎样扩大高校的自主权?看浙江省教育考试院副院长边新灿为大家一一解读。

    浙江之所以承担先行先试的改革重任,其原因之一是多年来在高校招生制度上,围绕有利于学生健康发展的目标,沿着科学选才和公平选才的主线,朝着“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选拔”的方向,锐意探索,积累了改革的经验,形成了深化改革的良好基础。

浙江高考改革的主要举措是什么?

  在浙江省的高考招生改革历程中,贯穿着两条鲜明的主线,一条是科学选才,一条是公平选才,绝大部分的改革项目,都是这两条主线的具体体现,或者说围绕着这两条主线而展开。

一、科学选才——使选拔更科学

1.形成分类考试、多元选拔体系

    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发布,对高考招生制度改革明确了“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方向。2009年浙江省实施新课改高考,提出“实行在全科会考基础上的分类测试、分批选拔、综合评价、全面考核、择优录取的选拔模式”,与全国的改革方向高度吻合。

    对分类考试,可以有广义、狭义两种理解。广义的分类考试,指的是适应学校的多样化需要,根据学生的多样化特点,提供多类别的评价模式;狭义的分类考试,指的是在统考统招模式中,根据不同类型招生学校、专业的特点,面向不同类型特点的学生,设置不同类别的科目进行考试。

     在广义理解的分类考试上,浙江省经过多年的探索,以统考统招为主,形成了统考统招、保送、技能优秀中职毕业生免试升入高职院校、高水平大学和高职院校自主招生、高职院校(含应用性本科院校)面向中职学生对口单考单招、三位一体综合评价招生等多种选拔模式并存的分类评价、多元选拔的体系。

    在狭义理解的分类考试上,在全国普遍实施的横向层面上文理分类考试和上海、广西等省市纵向层面上本科、专科分开考试的基础上,浙江省2009年在纵向层面根据不同类型学校的特点进行全面的分类考试,设置同中有异的考试科目。面向“一本”院校,设置一类考试科目:“3(语数外)+综合(文综、理综)+自选模块”;面向其他本科院校,实行二类考试科目:“3(语数外)+综合(文综、理综)”;面向专科院校,实行三类考试科目:“3(语数外)+技术(通用技术、信息技术)”。迄今,浙江是全国最早在本科院校内部进一步分类考试的省份。2009年10月,《京华时报》等媒体用“试水个性化高考”高度评价浙江的分类考试。

    为了确保改革成功,浙江对分类考试采用三项举措:(1)科目异中有同:全部三类的相同科目是“3(语数外)”,一类和二类的相同科目是“3+综合(文综、理综)”,兼顾共性和个性,从而使学生可以从一类到二类、三类自由流转;(2)考生见到试题后自主选;(3)跨文理自主选。

2.强调评价的综合性


    浙江省从2009年起实施的《新课改高考方案》提出要“逐步建立学业水平测试、综合素质评价和统一选拔考试(高考)三位一体的多元化的招生考试评价体系”。考虑到现实条件,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2009年,学业水平测试和综合素质评价作为学校录取时的重要参考;2010年,一些学校在招生章程里强调学业水平考试和综合素质评价在录取中的作用,但在高考成绩作为“以分排序”的唯一要素的情况下,学业水平和综合素质评价发挥作用的空间不大。

    2011年,浙江省在全国率先启动“三位一体”综合评价招生试点,将统一高考单一的评价模式改为统一高考、高中学考(高中会考)、综合素质评价三要素相结合的综合评价模式,其中综合素质评价包括中学的综合素质评价和招生高校的综合素质测试两个方面,中学的综合素质评价作为学生参加三位一体评价招生的前提条件,并作为高校综合测试时的依据或参考,高校的综合素质测试成绩与统一高考、高中学考成绩一起按一定权重合成综合成绩,按综合成绩择优录取。

    此项改革得到考生和家长的热烈欢迎、教育部领导的高度肯定和社会的充分认可,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五年来试点学校从2所扩大到52所,报考人数从2400余人增加到68600余人,录取人数从260人增加到5158人,部属和省外高水平大学也加入试点,浙江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等6所高校2015年在我省通过“三位一体”招生912名。五年内试点工作实现零投诉。

    改革的意义在于:(1)为综合素质优良或学有所长的学生搭建一试身手的平台;(2)有效扩大了招生高校的自主权,调动了学校在招生过程中的主动意识,特别是激发了专家教授在评价选拔过程中的积极性和责任心;(3)使中学的评价结果在高校招生中发挥作用,有利于推进中学深化课改、实施素质教育;(4)在高水平大学、高职院校自主招生以外,为地方本科院校打破单一的评价体制找到了有效模式。

3.彰显评价的选择性

    评价的选择性,其主体既包含学生,也包含高校,但通常主要着眼学生,指的是高校招生的评价选拔过程中,学生有选择的权利和选择的空间。从内涵分析,评价的选择性,既包含对评价模式的选择,对评价时间的选择,也包含在同一种评价模式中,对评价内容(考试科目)的选择。分类、多元的评价模式的形成,使学生可以选择评价模式;某些科目提供多次考试机会,使学生可以选择考试次数和具体时间;选考科目(或模块、试题)的设置,则使学生在学习和考试内容上有了选择的空间。

    恢复高考以来,除“三南模式”分四组设置考试科目外,高考科目一直分文理两类设置,实际上这也是分类考试,也体现了选择性,是“套餐”式选择。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上海、浙江等省实行高中会考制度以来,对高考科目自主选择的探索逐步出现。2004年起全国分批实行高中新课改,与高中新课改强调学习的选择性相适应,各省通过多种途径在高考考试内容上给予学生选择,上海、广东等实行“1”、“X”科目由学生在文、理两类内部任选1科,大部分省采用同一科目试卷内部设置选做题由学生选择的形式。

    浙江2009年实施的新课改高考方案,创造性地与分类考试相结合,在面向“一本”院校的科目中设置了“自选模块”,高中语文、数学等9门学科,每科2个模块,每个模块命制1道大题,共18大题,每题10分,由学生任选6题作答,满分60分。浙江的选考方案,允许学生跨文理任选,实行“自助餐”式选择,在全国率先突破了文理界限,体现了文理渗透的理念。


4.重视评价的过程性

    评价的过程性指的是:高校招生不能一考定终身,只依据一次考试的成绩,而要将终结性评价和过程性评价相结合,使评价更全面、更能反映学生的成长过程和真实水平。

    浙江省从两个方面体现评价的过程性:一是在全国率先实行部分科目(英语听力、信息技术、通用技术)一年提供多次考试机会,学生在这些科目上有2次机会可供使用;二是在三位一体招生试点中,把高中学考、中学综合素质评价和学生中学阶段表现纳入评价体系,实现终结性评价和过程性评价的结合。

    部分科目一年多考,一方面有利于降低一次考试偶然性因素的影响,一方面有利于分散和缓解学生的考试心理压力。此项改革举措受到普遍好评。2013年党的十八大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

二、公平选才——使选拔更公平

1.规范体育等奖励类加分

    高考体育等奖励类加分的目的是为了引导中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引导中学实施素质教育。但是在实施过程中,在一些项目特别是“三模三电”等项目的比赛中出现了参与面不广、管理不规范、奖牌含金量不高的情况,有的集体体育比赛项目则出现个别水平不高的板凳队员“搭车”获奖的情况,引起了社会的强烈质疑,认为体育等奖励类加分造成了高考不公平,要求规范乃至取消的呼声很高。

    2003年,浙江取消了优秀学生干部加分;2007年,又停止了省级优秀学生评比,事实上取消了优秀学生加分;2009年初,省教育厅印发《关于严格控制和规范中考加分项目的通知》,明确中考加分项目只减不增,并严控分值;2011年初,发文清理规范“三模三电”加分;2011年底,全面清理体育加分,减项目、限赛事、降分值,体育加分人数从2010年高峰期1011人逐年下降到2015年的134人。

2.实行平行志愿

    浙江于2007年实行平行志愿录取机制。通过志愿运行机制的调整,提高了高考成绩和录取结果的匹配度,降低了高分考生落选风险,在选择机会公平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了录取结果的公平。

3.软件与硬件并举狠抓考风考纪,使学生在纯净的环境里公平竞争

    浙江多年来一直重视考风考纪建设,注重教育、制度和技术手段呼应,制度与机制配套,软件与硬件并举,从而形成“不敢、不能、不想”作弊的考试环境。2011年启动标准化考点建设,实行视频监控和网上巡查,提升科技强考水平。

4.严格实行阳光招生,公平的阳光照亮录取选拔全程

    无论在统考统招模式中,还是在三位一体等多元评价选拔模式中,浙江省都无保留地实行信息公开,并建立严格的全覆盖的监督制约机制,使招生工作全程在透明的环境下规范运行。

5.关注城乡、区域公平

    针对农村基层需要建设人才和农村学生教育机会相对较少的实际情况,浙江省多年来通过定向招生、定向就业的改革,为农村基层培养社区医生、农技人员和全科教师,增加农村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近年来,又通过“地方专项计划”、“高校专项计划”与“国家专项计划”配套,为农村人员接受优质高等教育拓宽通道。

    2013年,根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浙江率先实行外省籍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地参加高考的政策,进一步体现考试和教育公平的理念,受到随迁子女和本省人员的共同肯定,“大气、爽快,包容”,成为社会、媒体和网络评价浙江方案的关键词。2015年共有5622名随迁子女在浙江参加高考,录取4699人。(转自台州教育)